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絕配的雙子和天秤

 很久以前交了個男友,愛得死去活來,可是兩人始終格格不入。在彼此都傷痕累累之後,我們痛苦地分手了。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相愛的人在一起會不幸福,為什麼愛情不能抹平所有的隔閡和偏見。初戀給我帶來了戀愛的恐懼感。終於有一天,偶爾看到一本介紹星座的書,才知道,我們原來是所有星座中最不合的那一對:雙子和處女。雙子是天上漂浮的星星,捉摸不定;而處女是山上挺立的磐石,腳踏實地。這種最有精神潔癖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雙子的善變和飄渺。原來上天早就安排好了人的特性,而我們只不過是其中比較不巧的那一對。
     
      立刻,我又查出雙子的絕配:天秤和水瓶。挺有道理,仔細想想,和我關係最好的女同事居然都是水瓶座的,這可決不是巧合呀。和她們在一塊聊天,我不用說的太明白,她們都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雙子座的人最喜歡心有靈犀的感覺,什麼事情說透了,就覺得沒意思。所以,有時候,別人會說我清高,其實,我只是不願意解釋太多。不過,與水瓶在一起,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和星座相配的人在一塊真的很舒服,即使是做個同事。
     
      和天秤座的交往,是從網上開始的。有一次聊天,我打字慢,索性就用英文,這時,有一位男士很有風度地跟我打招呼,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慢慢地聊起來,知道他是剛從廣東來北京發展的年輕人,在一家美國通訊公司工作,由於沒有朋友,所以很無聊,希望認識一些網友。之後,我們互留地址,開始寫信。聊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樣子,他說他有空,想請我去星巴克喝咖啡。我們約定了時間和碰頭地點。他是一個典型的天秤座的男孩,中等個,偏瘦,很乾淨,很有風度的樣子。我們一塊走到當代商城下麵的星巴克,人不多,但是他好象很忙,一直在接一個美國的電話。他說他剛回來,但是新去的人不熟悉,他要告訴他們怎麼做。他說,他不喜歡美國,他喜歡在中國做白領,拿很高的工資,過很舒服的生活。我們要了咖啡,坐在一張小圓桌前面。他對自己的發展很滿意:大學畢業去了海南一家銀行,然後辭職去了廣州,在那些地方,經濟社會的感覺特別強烈。終於有一天,他告訴自己,要來北京,享受文化都市的氛圍。他的目標是做到一個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而且他還花了20萬人民幣去北大學習MBA,他說他一直很忙,但是他喜歡這種生活。我也介紹了自己,在外企工作,從秘書開始,到做業務,做主管。總是在理想與現實的衝突中掙扎。我覺得自己並不適合從商,雖然我的商業感覺很好。我們聊的很開心,那種一見如故的感覺讓人非常輕鬆。我們過去的經歷不太一樣,但是,相近的年齡,類似的工作環境,讓人感覺就像是大家從不同的方向跑到了同一個目標。看得出來,他的感覺也不錯。我們不知不覺地聊了幾個小時。但是最終我發現了我們之間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價值觀的不同。他認為人活著就是為了掙錢,掙錢的目的是享受生活。我覺得這種觀點本無可厚非。但是,他把這種看法的絕對化讓我看到了廣東沿海一帶金錢的萬能性的看法。我認為掙錢很重要,但是做喜歡的事情更重要。他說我太理想化,我說他的想法太功利,這麼一想倒覺得他不太可靠。其實我心裏明白,社會上更多的人是認同他的,我有些索然無味。臨走時,他說,有什麼需要幫忙可以找他,我答應了。我們再也沒有聯繫過。雙子與天秤的第一次碰撞由於觀念的不同而閃開了。
     
      第二個天秤也是在網上遇到的。他那時是中科院的工程師。因為我父親是一個學工的工程師,所以我一直比較喜歡理工類的男生,對他的第一印象也就不錯。我們其實離的很近,都在中關村,騎車也就10分鐘吧。第一次見面是在永和豆漿,他請我喝了一碗甜豆漿,我立刻就感到了國營單位的清貧。我沒有與他爭著付帳,這種場合,還是讓男孩請客吧。我們聊的很快,話題也轉變的很快。可以看出來他的書生氣和與社會的格格不入。不過,我喜歡這種氣質。不久我就感受到了他深深的迷茫,對前途的無奈再加上一點知識份子的驕傲。我想幫助他,找到自己的方向,同時,我似乎也感受到他對我的一點輕視。是那種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對在企業打拼的人的不穩定性的滿足感和對他們高收入的不滿兼有的輕視。我們聊各自的困難和生活的疑慮。生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圈子,我們可以一直心心地相通地聊天。這種感覺真的很愉快。有一次坐在湖邊,我們很舒服地,隨意地聊起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我突然感覺他就像我闊別多年的小學同學,偶爾說起小學時老師要求同學們在教室裏睡午覺,不禁有些啞然失笑。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卻有很多同樣的小孩子的故事和我們同齡人對生活的感悟,這些也許就是那些嫁給老外的姑娘們體會不到的心動的感覺。現在的天秤和雙子是一對好朋友。我沒有想過刻意去做什麼,我想有一個這樣知心的好友也不愧為人生一大樂事啊!
     
      絕配的雙子和天秤之間沒有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只有和風煦煦的心靈相通,自在自然,也許這才是絕配的意義?
     
     
     本作品版權歸新浪網與文章作者共同擁有。如需轉載,請與新浪網聯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