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張老師失憶記

張老師是在那次大地震中失憶的。
  
  當地震發生時,張老師正在跟學生們上課。突如其來的巨大的震動,使得張老師和教室裏的學生還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教室裏便騰起了很濃重的塵霧,那塵霧直往人的鼻子裏鑽。有瓦礫直往下掉。張教師在心裏叫了一聲:“糟了!房子垮了!”他隨即喊了一聲:“同學們,快躲!”事後,他覺得他這麼喊,好像是出自本能的反應。
  
  誰知他張開嘴喊,那塵霧直往他的嘴裏灌,把他的整個心肺似乎都裝得滿滿的了。他被嗆得出不了氣了,眼淚直流。這時,他覺得天昏地暗,天旋地轉,奇怪的是他的腦子卻出奇的清醒,他腦子裏想到的是:他與班上的學生全都被埋在了坍塌的廢墟裏了。
  
  不知過了多久,因為黑暗裏的時間是處於凝固狀態,任何人都無法判定出時間的長短。張老師感覺到這房子沒有坍塌了,地也沒動了,他試著動了動身子,那些壓在自己身上的瓦礫便稀哩嘩啦的直往下掉,他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完全能夠活動,他的心裏一陣驚喜,燃起了求生的希望。他想到自己沒有被重大的物體壓住,真的是不幸中的萬幸。張老師用手把身邊的瓦礫往旁邊推,想盡量拓展自己活動的空間,即便出不去,也能在裏面活動活動。
  
  他又摸了摸頭上,摸著有很大很硬的一塊,他試著用手推了推,無法推動,他腦子裏就在想,這是什麼東西呢?如果在平時,張老師早已判斷出了頭上是什麼了。可現在是壓在廢墟裏,剛才又受到了驚嚇,腦子還懵著,不是很清醒的呢。他想了一會,還是想出來了,是天花板上的預製板。“真的要感謝這塊預製板,幸虧它救了自己的命。”張老師心裏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漸漸漸地,張教師的頭腦稍稍清醒了些,人也冷靜了下來,他想到該怎樣應對眼前的處境。有預製板在自己的頭頂上撐著,至少說明自己生存的這個空間是安全的,以後就是要自救了。雖然張老師不知自己埋了有多深,也不知那些瓦礫大不大,但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堅持下去,是一定能夠自救的。
  
  張老師不像剛才那樣用力的把自己身邊的磚石、瓦礫往外推,而是小心翼翼的把那些鬆散的瓦礫拿開,他怕他這裏一鬆動,上面的瓦礫滾下來,又會重新把自己埋在下面,那可就危險了。
  
  就在張老師為自己打開一條生的通道時,他聽到了自己班上那些被壓在廢墟下的學生,在哭著、喊著,那淒慘的聲音,聽得叫人的心直抽搐。
  
  張老師在聽到這些哭喊聲後,眼淚直往下掉。他說不清心裏那複雜的情感。他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安慰安慰這些學生。他停止了拿瓦礫了,用平靜的聲音對學生們說:“同學們,我是你們的張老師,你們千萬不要驚慌,不要哭喊。能夠自己爬出去的,先爬出去,不能爬出去的,要靜靜的等,要把精神留著,等到外面的人來救我們。還有,千萬不能睡,你要是睡了,就醒不轉來了,大家千萬要記住我說的話。我如果能出去,我就會來救你們的。”
  
  有個學生哭喊道:“張老師,你快出去,快點叫人來救我們,我們等不了好久了。”張老師對著這個學生,同時也是對著全體學生說:“你要堅強,相信自己能等到有人來救你的時候。”
  
  張老師一想到自己班上有這麼多的學生需要人來救,覺得自己應該儘快出去,能多救一個是一個,像自己這麼慢吞吞的,等自己出去時,那學生有的恐怕都不行了。
  
  於是,他沒去想自己危險不危險,一雙手飛快的刨著那些鬆散的瓦礫,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出去,我要儘快出去。我要把班上的學生都救出去。
  
  刨著刨著,突然,張老師發現從上方透進了一絲光亮,他抬起頭來看時,那點光亮像一顆針一樣,刺得他的眼睛生疼生疼的,他不得不把眼睛閉上。當他想到有光亮,那就說明要到地面上了時,他猛地睜開了眼,心裏異常的興奮,他更加快速的刨著,很快,他把瓦礫都刨開了,這下子,張老師怎麼也睜不開眼了,但他還是閉著眼爬到了地面上來了。
  
  當他睜開眼時,他看到,已經有解放軍在廢墟中搶救被壓的學生了。也有些家長陸續趕來,投入到了施救的行列中。
  
  張老師稍稍穩了穩心神,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哦,原來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他看了看妻子教書的那棟樓,那棟樓比這棟樓坍塌得還要厲害,妻子無疑被埋在了廢墟裏,她不可能有自己這麼幸運,肯定是凶多吉少的了。兒子呢?兒子不是在自己班上麼,就壓在這廢墟裏,可兒子在那個方位呢?這倒是無法判定的。
  
  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要有能救的學生,先救了再說。反正任何一個孩子都是孩子。
  
  張老師在自己的周圍搜尋著,看有沒有被壓著的學生。這時,他看見了班上的李懿,李懿的頭露在外面,頭髮上積滿了很厚的灰塵,如果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一個圓形灰球呢,只有那雙眼睛由於充滿了對生的渴望而亮晶晶的,他的身上堆滿了瓦礫,使得他無法動彈。
  
  張老師猛地奔跑了過去。李懿看到張老師跑了過來,對張老師大喊:“張老師,快來救我!張老師,快來救我!”
  
  張老師對李懿說:“別喊,別喊!把精神留著。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的。”
  
  張老師彎著身子,雙手猛刨著李懿身上的瓦礫,那舉動,像雞在地裏刨食的樣子。他刨著刨著,隱隱約約聽到了一個他十分熟悉的聲音,“爸爸,快來救我!”這不是兒子的聲音嗎?張老師身子猛地一震,那雙手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他循聲望去,看到在離自己大約有十來步遠的地方,兒子被壓在了一塊預製板下麵,一只手露在外面,在不停的搖動著。聲音就是從那兒傳過來的。可能是他在聽到李懿和張老師的聲音後,知道父親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便喊了起來。
  
  看到這情景,張老師的眼淚湧了出來,他哽咽的對兒子說:“孩子,你再堅持一會兒,爸爸把李懿救了就來救你。”
  
  “那你要快點哦,我已受不了了!”
  
  張老師重新彎下身子,像瘋了一樣的猛刨了起來。他的手指被粗糙的沙石磨破了,那沙石上也沾上了血,可這些對張老師來說,完全不存在了。他一個勁的在心裏對自己說,我是在跟死神搶時間,我必須得從死神手裏把兒子搶回來。
  
  終於,張老師便把李懿救了出來,他把李懿背在背上,往急救地點跑去。他把李懿放下後,就轉身往回跑。這時,餘震來了,這次的餘震比較大,引起了教學樓的第二次坍塌,張老師親眼看到兒子被埋的地方,那上面的磚石紛紛的往下掉,其中好像有塊預製板砸到了埋兒子的地方。
  
  張老師淒厲的大喊了一聲:“兒子!我的兒子!”也不管樓上還在往下掉瓦礫,猛奔過去,用雙手刨著埋住兒子的瓦礫,其他的人見了,也來幫張老師。
  
  當大家把張老師的兒子刨出來時,張老師的兒子在第二次的坍塌中喪生了。原來是三樓懸掛著的一塊預製板,掉下來正砸在張老師兒子身上的那塊預製板上。張老師撕心裂肺的慘叫了聲:“我的兒子啊!”然後,就昏了過去,人事不醒的了。
  
  大家又忙著對張老師進行搶救。掐的掐人中,按的按胸口,最後又做人工呼吸,忙亂了好一陣子,張老師才緩過氣來。
  
  醒來的張老師坐了起來,他看著在廢墟上忙忙碌碌的人們,問身邊的人:“那些人在幹什麼?怎麼這房子全部垮了?”
  
  有人感到很驚奇,就問張老師:“張老師,你真的不記得剛才發生的事了?”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張老師茫然的問道。
  
  有人就歎氣說:“糟了,張老師失憶了!”
  
  張老師對那人說:“你說啥子失憶不失憶的,你快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看把人都急死了!”
  
  大家便把發生地震的事告訴了他,並說那些人是在搶救被壓在廢墟裏的人。
  
  張老師一骨碌爬了起來,對著大家吼道:“你們這些人才怪呢,怎麼能看到人被壓在下面卻不去救呢?還呆在這裏幹什麼,趕快去救人?!”說完,張老師便跑進廢墟裏救人去了。
  
  張老師失憶的事很快就傳開了。有人就說:“失憶好,他失了憶,就不會想到死去的妻子、兒子,他的心裏便不會有痛苦了,大家也就不用為他擔心的了。”
  
  有的歎息道:“這失了憶,把前半生的事都忘了,那他只能算半個人了。這張老師為了救別人的兒子,自己兒子卻死了,他真的好偉大!”
  
  張老師一直和戰士們在一起救人,幾天幾夜都沒有合眼。有人勸他休息一會兒,他卻說:“這個時候,哪個還敢休息?你休息一會兒,就可能少救一個人呢?”大家聽了張老師的話,都很感動。
  
  就這樣,張老師堅持到整個救人過程的結束,他整個人瘦了好幾斤肉,可是他的精神卻很好。學校領導叫他休息幾天再來上課,他不幹,說是學生的學習再也不能耽擱了,他必須得為學生上課,這也是他的職責。領導沒法,只得聽他的。
  
  李懿的父母得知張老師是為了救他們的兒子,失去了自己的兒子,都感動得熱淚盈眶。同時,他們覺得自己的兒子也就是張老師的兒子。
  
  他們帶著李懿到了張老師家,對張老師說千恩萬謝的話。還叫李懿跟張老師跪下,一方面是感謝張老師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是要張老師收他為兒子。
  
  張老師在聽李懿父母說感恩的話時,他像是被搞糊塗了,不知李懿父母在說些什麼。又看到李懿跪在地上,張老師更是感到莫名其妙的了。他忙勸阻說:“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我哪里救過李懿,肯定是你們搞錯了,你們再去問問,看是不是另外哪個老師救的。你們這樣子,我可是不敢當的。”說著,張老師便要把李懿攙扶起來。
  
  李懿父母知道張老師失憶了,已不記得先前發生的事,就不再說什麼。他們堅持要張老師收李懿為兒子,今後李懿有什麼不懂的,就好問張老師,今後李懿也才會有前途的。
  
  李懿硬是不起來,他淚流滿面的對張老師說:“張老師,不管是不是你救的我,你今天如果不收我為你的兒子,我就長跪不起!”
  
  張老師笑了,顯得很無奈的說:“你這娃兒才怪呢,哪有逼到別人收你為兒子的?好,好,好,我看你這麼實誠,我就收你為兒子。”
  
  從這以後,李懿在上學期間就住在張老師家,假期裏就兩邊住。
  
  李懿也很懂事,爸爸前爸爸後的喊張老師,不知情的還以為是親生兒子呢。他還搶著幹活,其實張老師家也沒什麼活可幹的,主要就是打掃衛生之類。幹家務活張教師不在行,有了李懿,家務活不用張老師幹了。張老師也學著幹這些活,他不想讓李懿因為幹家務活影響成績。兩父子這樣謙讓有禮,相處倒也其樂融融的。
  
  一天,李懿有問題想去問張老師,他敲了幾下門,見沒有聲音,就推開門進去,原來張老師不在,可能有事出去了。那電腦卻是開著的,李懿想到網上去查查。
  
  李懿把查得的結果想存在我的電腦的D盤裏,以備以後搞忘了好直接來查找。
  
  當李懿把D盤打開,建立了個自己的檔夾,把資料存了進去。這時,李懿看到爸爸的檔夾,李懿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打開了那檔夾,裏面全是張老師寫的文章。當李懿看到《寫給在天堂的妻子、兒子的一封信》這篇文章時,李懿的心狂跳了一下,他想到爸爸不是已經把妻子和兒子忘記了嗎?他怎麼還會給他們寫信呢?
  
  李懿點開了這篇文章,李懿在看完這篇文章後,驚呆了,那眼淚禁不住湧了出來。
  
  原來,張老師並沒有失憶。當眾人把他救醒後,他的腦子裏確實成了一片空白,他對眼前發生的一切都不知道了。不過,這只是一會兒的事,馬上他便明白了一切。這時,他聽到有人說他失憶了,並說失憶不會有痛苦,於是他覺得自己裝失憶好,因為自己一失憶,領導和同事們以及親朋好友就會認為自己忘了失去妻子、兒子那深悲巨痛,便不會為他擔心的了,而且,李懿和他的父母也不會為這事感到欠自己一輩子的恩情。張老師在信中對他先救李懿後救兒子並不感到後悔。他認為,任何一個人,處在當時的情況下,都會像他那樣先把正在救的這位學生救了,再去救自己的兒子的。這是人之常情。不過,他還是請妻子、兒子原諒他,都怪他無能,最後,他要妻子、兒子在天堂快樂,因為災區有黨、國家、人民的關愛和支持,大家都過得很快樂。
  
  李懿在他爸爸的房間裏呆了好一會兒,他的心再也無沒平靜下來。他覺得自己的爸爸好偉大,好偉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