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有愛相隨

眼睛閉上又睜開,看著鋪展得平平的蚊帳頂,嘴角隨著心裏的暖流一道上揚劃成弧線。
  
  有多少年沒有掛蚊帳了?記不清了。總之覺得它很礙事,也不喜歡窩在裏面的感覺。一到夏天蚊子四處活躍,便買回蚊香點上,沒了蚊子的轟炸聲,第二天醒來卻常常暈暈沉沉的。有朋友跟我說,點一盤蚊香相當於吸兩包煙。但還是懶得掛蚊帳,於是蚊香盤換成蚊香液。
  
  2月的南寧勝似北方的盛夏。天氣突然轉熱的那晚。耳邊蚊子的“嗡嗡”聲此起彼伏,迷迷糊糊中也記不清給了自己多少個耳當,還是吃中飯的時候媽媽指著我的臉問:你臉怎麼了?才看到自己的一張麻子臉。才知道這場生態慈善我是多麼大的奉獻者。
  
  發誓今天一定去買蚊香液,還沒出門,惹來一頓狠批:“那東西有本事滅了蚊子,滅你還不容易?你比蚊子強多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家裏處理事情的方式以暴力為主流,更不知道在老媽眼裏我那麼的‘弱小’。
  
  於是傍晚,我的閨房裏便多了一頂純白的透明的紗帳。媽媽把四邊的幔挽起束在四周的不銹鋼柱子上,笑成一朵菊花:好看吧?那麼多床我就看中這,老闆還誇我識貨。說完又回過頭繼續欣賞,未了補上一句:讓你哥知道了又說我重女輕男。
  
  我哥?……喔!天哪,那麼美麗溫馨的時刻,他怎麼又跑出來了?
  
  哥不跟我們住一起,也不常回來,但是每天我都會聽到他的事,他總是占滿我的生活。
  
  我哥哥他是個自戀到稍有點心理扭區的人。
  
  這麼說當然不是誹謗他,有憑有據。
  
  我們很少一起出現,但凡我們一起出現在他朋友的視線裏,他總會這樣介紹:“我妹,不像吧?我帥很多對吧!”但每次不等人回答,我便接上:“我當然比你好看,還用問?”然後便擠出一個‘國色天香’的笑臉故意露出一排整齊的貝齒,這個舉動無疑給了他一記沉重的打擊,他那口牙是他臉上的敗筆,哪怕是用放大鏡去找也找不出兩顆排成排的。但是他有一個長得很標準的鼻子而且他皮膚很白,這點是我最不平衡的。
  
  其實哥在別人面前還是滿謙虛的,但他就喜歡跟我杠,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沒有什麼可比性,我來自地球的他誕自火星。
  
  這個問題我思考了近26年,歸結於,緣於他自小感覺得到的愛比我少的緣故,所以他會在所有事情上花盡心思的跟我比,哪怕我們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他總說他得到的愛比我少很多。他忘了小時候最愛我的人好像是他!
  
  哥哥比我大四歲,所以在四、五歲的時候我便是他忠實的跟屁蟲。他常帶著我跟一群野猴子上竄下跳,偷雞摸狗,碰痛了我就哭,他會摸著我的頭心疼的幫我擦眼淚,擦著擦著,他的淚比我還洶湧。玩累了,他就背我回家。有調皮的男孩把毛毛蟲放進我書包裏,他會把對方按倒在地方逼著人家向我認錯。整個童年我在他的保護下過得洋洋自得。
  
  小時候哥畫畫畫得很好,而我也是除了貼紙上的變型金鋼外他最好的模特,常一站就一兩個小時,他叫我不眨眼我就把眼睜得大大的,他不讓動我就不動,很多開心,很崇拜他。
  
  可是哥喜歡欺負我,牽我時候扯著我的辮子就走,那時我就常想,我是牛嗎?他玩瘋了以後常常不記得他妹妹在哪里。因為沒帶好妹妹被母親責罵的時候,他會過來抱抱我像是安慰卻會借機在我額頭上輕輕咬一口,像是一個小小的警告。但我還是得跟著他,因為媽媽很不爭氣的沒在我上面幫我多生個姐姐。
  
  也有感動的時候。那時父母分開了,我不知道為什麼親人是可以用一本證書隔開的,但那時也沒有多問,很懶。但會常想:假期我要去跟誰過呢?如果他們又有了弟弟或妹妹我怎麼辦?
  
  那時常常會自憐自愛,喜歡幻想,自己在腦海裏浮現自己流落街頭的樣子,然後自己哭得昏天暗地,像是已經發生了。那時哥哥會常偷了爸爸的錢跑來學校看我,然後一副大義凜然的架勢,在宿舍樓下抱著我說:“哥走了,出去闖了,你別怕,誰也不用跟,等哥發達了來接你,你就跟我過!”
  
  然後,他真的走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