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單親媽媽,愛要藏起一點來

這個故事是從別人那兒聽來的,但因為同為母親同為女人,我在聽的時候心都在疼。
  這位單親媽媽是我同事的姐姐,大約從三十出頭就守寡了,因為年輕,局外人都覺得她是守不住的,加上孩子還小容易親近,所以上門提親的還是很多的,但這位媽媽始終沒有再嫁,一個人拉扯孩子,因為有工作有收入,當孩子還很小的時候,雖然辛苦淒涼,倒也是相安無事的。
  但當兒子長到十四五歲,忽然的日子就不安寧起來,我們都知道青春期的孩子有逆反心理,她的兒子尤其嚴重,更可怕的是,孩子對待她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時常是橫眉冷對,仿佛仇人一般,有一次這位媽媽病了,強打精神給兒子做好了愛吃的魚放在飯桌上,兒子回家後一句問候也沒有,直接端起盤子就吃,風捲殘雲般一會魚就沒了,媽媽在一邊就有點傷心,但最傷心的還在後邊,當還剩下一點湯時,兒子可能是吃不下了,便端起盤子倒到了垃圾筒裏,可憐的媽媽連點魚湯也沒喝上!
  有一次我這同事去看往姐姐,談了些家長里短話題就扯到了孩子身上,這位媽媽壓低了嗓門把這孩子平常在家的表現向妹妹訴苦:每週200元零花錢,一月就是自己工資的一半;自己吃差的讓孩子吃好的;自己穿差的讓孩子穿名牌;他要是病了比病長在自己身上都要急……我就是可憐他沒有爸爸啊,我把心思全放他身上了,他還要怎麼樣呢?他這樣對我,我還有什麼希望呢?妹妹勸姐姐還是太溺愛孩子了,應該適當的放手,你就別管他也別給他錢,看他還怎麼穿名牌比闊氣?姐姐擦著淚眼爭辯:“那怎麼能行,我只有這一個兒子,他萬一入了黑社會學壞了怎麼辦?”
  不知誰說過:可憐的人必有其可恨之處,用在這位媽媽身上,也許並不為過。
  做為女人做為母親,我非常能理解這位媽媽的心情,也很可憐她的現狀:現在每個家庭只有一個孩子,我們恨不能把他放在手心,含在口裏,時時放在心上,尤其是單親媽媽,一個孩子可能是寄託著她對生活的所有期望,她小心翼翼的守護著他稚嫩的翅膀:寧可自己吃苦也要讓他不比別人家孩子差,寧可自己寒酸也要讓他有面子,當他有病遭災,那更是恨不能把他再塞回肚子裏以確保他的安全。
  孩子小的時候,日子還是愉快的,但不知什麼時候他就長大了,有了自己的觀點,有了自己認知世界的判斷,媽媽在他眼前再也不是權威了,她怎麼這麼絮叨這麼俗不可耐?她怎麼什麼也不懂只知哭天抹淚,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神經質追問自己的點點滴滴?而厭倦和質疑的後果,就是疏遠和傷害。
  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當心中的苦悶無法發洩時,往往會選擇傷害那個最愛自己,最不會反抗,並且確信她在受到傷害仍會對他百依百順的人,那個人,便是母親!
  那次妹妹走後母子又發生了一場戰爭,兒子看到小姨出了門,便打開自己的房門大聲斥責母親向小姨告狀,並順手把煤氣灶摔成兩半,廚房裏的盤盤碗碗也都跟著遭了殃,媽媽看到幾乎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的兒子,都有些膽戰心驚,他既陌生又可怕,媽媽瘋一般的沖出家門,兒子隨後“砰”的關上了門。同事剛到家就接到了姐姐打來的電話,電話那端的姐姐已經泣不成聲了。
  後來,同事,同事的大姐姐夫、孩子的舅舅輪番去看孩子:人家仿佛沒事一樣,不去上學也沒人管了,摔壞的煤氣灶拼起來還能用,自己還有錢,煮了速食麵打了兩個雞蛋,還說這樣的生活真好:可以上網,可以不受管制……
  於丹《論語》說過:“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愛都以聚合為最終目的,只有一種愛以分離為目的,那就是父母對孩子的愛。父母真正成功的愛,就是讓孩子儘早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你的生命中分離出去,這種分離越早,你就越成功。但願這位媽媽能夠讀懂這段話,愛是一門藝術,不管是戀人之間,母子之間,鬆弛有度永遠都是上策。理性的愛才能培育懂愛的孩子。
  另外,好好工作,試著溶入團體體會與人相處的快樂,甚至嘗試去找個伴,前者給你保障和尊嚴,後者讓你的感情有所寄託。不再把生活的全部希望寄託到兒子一個人身上。
  對於那個孩子,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勸他了,我寧願相信這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個特殊成長時期,過去這個時期,他還是媽媽身邊那個知恩圖報的孩子。
返回列表